热点链接

开奖现场直播六彩开奖

主页 > 开奖现场直播六彩开奖 >
岩松看香港]重返10年前直播点
时间:2019-09-03

  “十年记忆”。这是“岩松看香港”节目的开篇之作。1997年,香港回归的历史时刻,中央电视台进行了72小时的直播,白岩松曾经参与其中。此次,岩松重走当年的直播点,重访当年见证了那一重要历史时刻的关键地标,以历史画面和现实画面相对照,展现香港十年来的变化。

  今年是香港回归十周年。十这个数字在汉语里的意义不同寻常。与十年前一样,香港再次成为世界关注的焦点。人们都在关注,回归十年,香港走过了怎样的历程。香港的今天是什么样子。从今天开始,我们《东方时空》栏目讲连续播出,岩松看香港。让我们跟着白岩松一起走进香港,去看一看香港的现在,体会十年来,香港的变化和发展。

  白岩松: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香港回归已经十年的时间过去了。今天我有机会再次回到了十年前,也就是1997年6月30号晚上八点多钟,我在进行驻港部队先头部队越过管理线进入香港的这个现场直播的地点。现在在我的面前,这条线就是管理线。当时驻港部队的先头部队三十九辆车,一辆一辆地缓缓地过了管理线。我想,就用这条管理线来作为我们看香港节目的开始,也作为本期节目,十年记忆的一个开始。

  解说:1997年6月30日晚上8点,皇岗联检大楼(音),和与之相连的落马洲大桥,成了举世瞩目的焦点。由509名海陆空三军士兵组成的中国人民解放军驻港部队的先头部队,分成39辆军车向皇岗口岸进发。当我们今天重新搜寻十年前的记忆时,在当天晚上的直播里,我们发现了这样一个细节。

  水均益:各位观众,我们待会儿,我们有一位现场记者白岩松,他也在这个地方。我们现在请导播,先把信号切到他那里,看一看能不能跟他联系上。白岩松?

  白岩松:其实在这十年间,好多人都说,在直播中,当时水均益怎么半天找你都找不着了。问题出在哪儿呢?我得把这个故事给大家讲一下。其实我原来最早的直播点,不是在这里。而是在前面的这个皇岗口岸。但是在6月30号的头一天,突然知道在这个之间,会有一条标志性的管理线。当时我就印象很深了。我在用脚给他比划。我说主任,这块有一条管理线,你看这面就是深圳,这面就是香港,咱能不能直播不在前面直播,而到这来直播啊?当时主任就说,好了,明天就在这直播。但是在第二天直播的时候,可能是依然按照原有的计划,把信号切到了前方,所以最初出现了一点点的空白,导致水均益会喊,白岩松哪去了?其实背后蕴藏着这样的一个故事。

  水均益:白岩松?白岩松?好,请你给我们介绍一下你那儿看到的情况是怎么样的?

  白岩松:好的,各位观众,我现在是在落马洲的大桥上。大家可以看一下,这个有一个铁的这样的一条线,那么在桥的中央。可以这样说吧。我现在左脚一面解决香港。那么在右脚的这一面就是深圳。刚才水均益也说了,按理说这条线是不应该存在的。因为深圳和香港自古就属于同样的一个县志。但是150多年前,英国人侵入之后,后来便拥有了这条线。便拥有了这条深圳和香港之间让很多人感到伤心的线。但是再过三个多钟头,这条线就只具有区域线的意义了。一面,是我国的经济特区,一面是我国的特别行政区。

  解说:1997年6月30日晚8点20分,中国人民解放军驻港部队的先头部队,通过管理线,向香港开始了历史性的进发。随着我们中央电视台向全世界的直播,全世界的人们共同见证了中国人在皇岗口岸实现的历史性跨越。而在十年前的那个晚上,距离这个历史性跨越最近的白岩松,也格外得兴奋。

  白岩松:各位观众,这条线并不长,车速也并不快,但是今天驻香港部队,越过管理线的这一小步,却是中华民族的一大步,为了这一步,中华民族等了百年。

  驻港部队先头部队过管理线的这个直播节目的时候,我就是站在这里做的这个现场直播。当时我印象非常深,当第一辆驻港部队先头部队的车辆,从我前面这个管理线过的时候,我似乎能够听到车轮跟金属的的管理线之间发生碰撞的那种声音。我觉得当时对我的震动非常大。所以驻港部队一小步,还有中华民族一大步也就脱口而出。当时这是一个非常非常神圣的地方,事隔十年的时候你会看到,整个车来车往,皇岗口岸到香港落马洲口岸之间的这种流量也非常非常地大。你看有一个变化要特别告诉给观众朋友。那个时候这个桥到这就算截止了。但是您看,现在在这面有一个新的桥已经建起来了。这是2001年的时候才建成的新桥,因为流量实在太大。所以这面是走一些小轿车,这面走货柜车。现在皇岗口岸日通行车辆的能力已经达到了三万辆。这在全世界的口岸当中是首屈一指的。当然了,高峰的时候会达到四万辆。

  解说:搜寻十年前的记忆,位于中环上亚厘毕道的香港礼宾府,是我们必须要前往的地方。1997年之前,这里是港英时期的香港总督府。港督府建成于1855年。历任28位总督中,有25位总督把这里作为官邸和办公室。可以说,这座建筑物见证了150多年,香港遭受殖民统治的沧桑岁月。

  白岩松:我现在来到的是前港督府的所在地。可能是因为今天我们来到的时候,是星期六的原因,无论是里面还是外面的车流,都显得比平日里头要寂静得多。然而在十年前,尤其在1997年6月30号的下午五点之前,这里却是全世界关注的焦点。

  这是一个曾经引起世界关注的一条路。它不是大大的马路,这条路很狭窄得也很小。第二十八任港督,彭定康,在这里目睹了英国国旗降下之后,手捧着国旗要离开港督府了。虽然他的车依依不舍在这里转了一圈又一圈。但是最后呢,又不得不离开了。那一天6月30号是一个星期一。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是一周上班的时间。但是对于彭定康的港督生涯来说,那一天下班了。

  解说:香港礼宾府,属英国乔治时代建筑,具有浓厚的殖民地风格。在英式建筑上,引入了适合亚热带地区的大型窗户和阳台。落成后,历任香港管理者,不断对该建筑进行加建和修改。经过一番登记,我们走进了特首官邸的宴会厅。平时在这里,经常会举行一些重要的新闻发布会。

  白岩松:我想事隔十天之后,前港督府,现在的特首官邸,依然受到人们的关注。那是因为不仅仅关注过去的历史,还与现在的很多故事有关。比如说这既然是一个新闻发布的地方,不妨在这里给大家也发布一个新闻。在1997年彭定康离开港督这样一个位置之后呢,他回到了英国。后来出任欧盟当中的对外事务委员。在接受采访的时候,他曾经意味深长地说过这样的一句话,他说在香港的几年,是他人生中最愉快的几年。但是,由于大家的角度不同,因此当时经常要同中国的官员去吵,可是其中的很多人是他尊敬的人。在他任欧盟的对外事务委员期间,他坚决反对。并且极力促进同中国之间的走动,他也多次来访问中国。在2003年的时候,他就任了著名的牛津大学的校长。但是在2004年的时候,他在竞选欧盟主席一职的时候失利,从此退出政坛。

  解说:现在的香港礼宾府,是香港特区政府接待来宾的场所。特区政府的一些重要典礼也在这里举行。并且,礼宾府每年会有两天向公众开放。而开放日的选定,是按照礼宾府里花开的季节。2006年1月,这里成为特首曾荫权的官邸。特首办公室也从政府总部迁至礼宾府办公。

  白岩松:直到曾荫权成为特首,开始把它选择成为特首的官邸,并且重新进行翻修。动作不算很大,但其中一个小小的变化,还是引起了人们的关注。那就是在这个特首官邸里头,建了一个小小的养鱼池。养了曾荫权非常喜欢的鲤鱼。不知道设这样的一个鱼池是否取其年年有余,或者鲤鱼跳龙门的意思。如果曾荫权没有,我们祝福希望能够是这样。

  解说:香港会议展览中心新沂(音),座落在面积为6.5公顷的田海玉滨(音)岛上。它的设计,如同一只向天空展翅飞翔的骏鸟。全现代化的外形,预示了21世纪的建筑新趋势。在这里,不仅经常举办些商业会谈,流行展览,服装秀等大型活动。这里还是观光客留影拍照的地点。

  白岩松:我现在是在香港会战中心的大会堂里头。在这儿大家可以看到,今天将举行一个庆祝香港回归十周年的这样一个大型的活动。非常非常多的酒席。可以说在整个这样一个大会堂里,充满了一种喜庆的气氛。而在十年前,同样在这个大会堂里头,不仅拥有喜庆气氛,还具有一种庄严。因为香港政权的交接仪式就是在这里举行的。在1997年6月30日,接近二十四点的时候,英国的国旗就在这里降落下来。

  而在7月1日的零点零分零秒,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旗缓缓升起。可以说那一刻全世界的华人屏住呼吸。而全世界也都把目光聚集在这里。显然,那一刻已经记入历史。

  解说:十年前的这天晚上,是一个值得人们永远纪念的日子。历经沧桑,离开祖国150多年的香港回到了母亲的怀抱。当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和香港特别行政区区旗在香港升起,标志着中国政府开始对香港恢复行使主权。同时,也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正式成立。从此,香港同胞成为祖国这块土地上的真正主人。香港的发展也进入一个崭新的时代。

  白岩松:现代化的香港会展中心,在全亚洲可以说是排在了第二位。规模非常非常地浩大。虽然它曾经有机会跟历史性的政治事件紧密相连,但毕竟只是一瞬间。更多的时候它却跟普通人的生活是息息相关的。你看,在我们即将离开香港会展中心的时候,就发现,这正在举办着夏日婚纱及结婚用品展,充满了一种甜蜜的气息,其实最好的政治,不就是让人们的生活变得更加甜蜜吗?就像我们现在正在乘坐的这个电梯一样,一步一步地向前。

  白岩松:在这次搜寻十年记忆的过程中,我发现有一个历史事件的发生地变化是最大的。你看在我的背后是香港的会展中心。(1997年)7月1日的零点过后,刚刚参加完政权交接仪式的英国王子查尔斯和最后一任港督彭定康,驱车离开了会展中心,赶到了这边的码头。因为他们要离开香港,当然是坐船离开的。而这个船就停靠在大家现在看到的是驻港部队的北大门的正对面。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是,现在大家看到的这个工地,也就是铁围栏向北面,当时都是水域,船就停在这里。可是现在停船的地方已经由于填海变成了新的一块土地。在7月1日的零点四十七分,查尔斯王子跟彭定康坐船离开了这里。这也就是他们告别香港的地方。而十年后,我们看到的是一片新的土地。未来在这里要变成是一个老百姓休闲的海景长廊。我相信在想像中,那应该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地方。

  解说:位于香港中环爱丁堡广场二号的天马建军营,是驻港部队总部机关所在地。这个军营,原先是驻港英军三军司令部。军营内的威尔斯亲王大厦,是香港著名的标志性建筑之一。1979年3月,威尔斯亲王大厦落成。当这座大厦落成时,正是中英关于香港问题,谈判序幕徐徐拉开的时候。从落成的那一天起,这座大厦便沐浴着香港的风风雨雨。亲眼目睹,亲身经历了香港回归的曲折经历。

  白岩松:在我的身后,是驻港部队在香港的总部大楼外的北大门。现在正在进行着,每天都会进行好多次的换岗。你看在背后,哨位不变,在过去的十年时间里头我们可以想像,哨兵变换了多少。而在十年前,围绕着这个北大门,围绕着哨位,上演了多少送行、告别、迎接、好奇的情绪。这是一个与历史有关的舞台。

  解说:十年前的那天晚上,正当香港会战中心举行中英两国的政权交接仪式的同时,原威尔斯亲王大厦的北门口,也在进行着防务事务交接仪式。

  1997年资料:我代表中国人民解放军,驻香港部队,接管军营。你们可以下岗。我们上岗。祝你们一路平安。

  解说:1997年7月1日零时,中国人民解放军驻港部队的总部上空高高地飘扬着五星红旗。这标志着中国人民解放军驻港部队正式全面接管了香港防务。1997年7月1日凌晨,东起沙头角,南到文锦渡和皇岗口岸,西至蛇口妈湾(音),中国人民解放军驻香港部队,海陆空三军从陆地、空中和海上同时越过深圳河,跨过一段弧形的空域和海域。踏上了香港这片神圣的土地。开始履行防务职责。

  白岩松:走进驻港部队的北大门,我们就要进总部的大楼里一起去看一看。今天有一个特别好的向导,我们要请的是咱们驻港部队的谢连长,来领着我们去好看一看。咱们第一站是去哪?

  解说:走进驻港部队,院门口就是警卫连的两名威武的哨兵。在烈日和海风的洗礼下,士兵的皮肤黝黑闪亮,双眼炯炯放光。警卫连的主要任务是保障营区的安全和面对突发事件的应急处理。十年来,解放军威武的邵兵吸引着港人的目光。他们时常以哨兵为背景,在军营门口拍照留念。

  白岩松:一进来的时候,警卫连的这个是,我看有书法的,是平常要求练呢还是?

  白岩松:写得还真是不错。这可不是,你看这写着,驻军警卫连,李进。平常看书什么的在这儿?

  白岩松:你看。已经到五月份了,我们六月份来的,这五月份在这儿都有。五月份的都有。

  白岩松:这边看还有跳棋。跳棋不说,这儿还有围棋。而且由此能看见,这不是摆设,这是经常会被使用的。你看这棋上也能看出来。

  白岩松:我的第一个感觉是让我们的镜头把我装进去。你不把我装进去,你不知道人家个儿有多高。你让我走一遍,我觉得观众朋友就会知道了。我的身高是一米七九,但是你看,咱们这儿基本上每一个人我觉得都比我高。尤其你看,这两位比我高得就更多了。我说咱们这身高选得有点按仪仗队的路子走了。

  白岩松:我挨个问一下,就是咱们每个人报一下家是哪儿的?从哪儿来的?叫什么名字,让父母也看一眼。

  白岩松:好,谢谢。我要找大哥来回答,因为他说了他21岁。平常咱们一天的生活,能不能给我们观众朋友介绍一下?

  战士:早晨起床以后先是出早操。然后按照连队的课表,进行操课训练。训练回来以后洗漱整理内务。然后就进行上午的操课。除了正常操课以外,我们担负营区的执勤、岗哨,基本上就是这样的。

  白岩松:你不仅仅是大哥,你还是我刚才听到的是最北方的,是吉林长春的。香港的天特别热,尤其一到七月份的时候,在这两个小时里头,已经能适应了吗?

  战士:说句实在话,站在这个岗台上,尤其是现在天气还不算最热。到了七八月份的时候,可以说站在岗台上,确实烤得皮鞋都发烫,脚都是烫的。但是大家伙任凭汗水流出来吧,风吹雨淋也好,还是太阳暴晒,包括台风袭击,大家都能以严整的军姿,良好的形象展示在港人面前。

  解说:按照驻港部队的规定,军官每年都享受一个月左右的探亲假。可返回内地,与家人团聚。军官家属和子女,每年也享受一次探亲假,可在港待一个月。但是,对于驻港部队的战士来说,他们很少有机会近距离地感受一下自己曾经保卫过的香港。步兵旅某营教导员王任飞,在驻港部队服役5年,他曾经两次带领战士外出参观。

  中国人民解放军驻香港部队某营教导员 王任飞:这个兴奋的话,没法用语言来表达。但是我们有些事情,可以感觉到,晚上睡觉,基本上每个同志晚上睡不着的。他太兴奋了。因为在离开香港的时候,我们战士他不知道香港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情况。所以每个人都很兴奋。四核One X领衔 HTC连发四款40系统新机,所以一般我们去查铺的时候,我们干部每天晚上查铺,感觉这个战士翻来覆去睡不着。在想什么?干部在想,可能就是第二天很兴奋。第二天一清早就早早起床了,起床以后干什么呢?把衣服穿起来照镜子,看一看自己到底怎么样啊?包括胡须,边幅做整理。完了以后确实可以了,精神抖擞地进行集合站队。

  解说:当驻港部队的官兵外出参观时,都要进行编组,每名干部带十个人,干部主要负责安全的问题和做向导。十年来,驻港部队的官兵外出参观都是同样的路线和同样的地点。

  王任飞:三个点,一个就是参观我们的昂船洲军营,就是看看舰艇。看看我们自己的舰艇。第二个点就是我们的枪会山军营。在这个地方就是要购物。在香港的弥敦道。午餐完了以后,我们再乘车去香港的海洋公园。海洋公园的时间就是半天时间。从上山到下山的时间。到五点钟准时返回。

  解说:2005年,王任飞是赤柱(音)军营的一名教导员。当他第一次带领战士们在弥敦道购物的时候,一名战士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王任飞:因为他是山西的,偏远贫困的地区,他给父亲到底买一样什么东西。他想了很久以后,就给父亲买一个手机。他为什么买这个手机?我当时问他了,他说因为我们这个地方比较穷,穷,我想主要是一个信息和道路的问题。他想通过买这个手机以后,希望父亲能他沟通。希望父亲能够把这个家乡的变化啊,加强和外界的联系沟通。当时我也很受感动,通过这个事以后,我们驻港部队的官兵,确确实实,驻港部队大熔炉,两年的熏陶,在离开的时候,想着家乡的变化。挂念着父亲,跟外界的这种沟通联系。应该是还是比较成熟比较全面的。

  解说:驻港部队的战士们,当他们退伍的时候,基本上年龄都是二十一二岁,所以香港海洋公园,是他们最喜欢去的地方。

  王任飞:我们到海洋公园以后,当脱下军装,他马上能够融入这个大环境里面,过山车哗啦个,极速之旅啦,包括这些看看海底世界,等等等等方面。他能表现一个青年人的一种天真啊,浪漫啊,这个战士我觉得还是很可爱的。当下山的时候都恋恋不舍。他其中到山顶快下的时候,一般我就站那个地方,告诉他们,同志们快下去了,不能够耽误时间了,因为我们有规定,四点半必须到哪个路口集中,下来以后都恋恋不舍地上车,然后上车时间,他还看一看,这个美丽的海洋公园。上车以后,返回的过程中,他的这个车上,还有拿着相机拍香港的美景。

  解说:走进驻港部队的总部大厦,过道一边的墙上,深红色的大理石,镌刻着《中华人民共和国特别行政区驻军法》全文。在鲜花绿叶及柔和的灯光映照之下,《驻军法》六章三十条金色的大字显得格外庄严肃穆。这面墙正对着一排四部崭新的电梯。干部战士每天进出楼都要经过这里。

  解说:这个俱乐部是一支专门为驻港部队的官兵演出的一支表演队。这支表演队的演员们都是来自基层连队。他们不仅要为驻港部队的官兵演出,遇上重大节日,他们还为香港市民表演。现在,这支表演队,正在为迎接香港回归十周年做着最后的准备。

  白岩松:最近要排多少个节目啊?因为7月1日十周年,尤其这个大日子要来了?

  中国人民解放军驻香港部队宣传处文化干事 吴玉印:现在我们准备了十六个节目。

  白岩松:我这儿要插一句话了。其实我进到这个训练场里的时候,马上就能感觉出这个温度非常非常地难熬。我还没做什么呢?我也不用参加训练,我猜想他们的训练,一定是一个特别苦的过程。让我摸一下。这是透的。

  白岩松:不容易,不容易。但是别人看的时候,掌声一起来的时候就觉得都值了。

  傅竹:我要演的有四个。第一是开场舞。第二个是雷霆万钧。第三个是一个擦皮鞋。体现士兵的,士兵荣耀。还有驻港兵,体现我们驻港兵的一种威武文明之师。

  白岩松:刚才连长还特别给我介绍了一位,出过专辑的咱们的士兵。是咱们这个驻港战士刘涛创作,并且演唱的专辑。所有的这里的十三首歌里,都是你自己创作的?

  刘涛:下部队演出,慰问老兵演出。然后就是军营开放,像给香港市民演出。还有就是慰问安老中心的演出。

  白岩松:而且我觉得很有意思。你看第一首歌是《我走后的成都还在下雨吗》。显然你是成都人?

  白岩松:而且这个非常非常的有感情。不好意思,能不能在这儿给我们清唱几句。因为这跟自己的家乡有关系。

  刘涛:好。我走后的成都,天空还在下雨吗?久别的你为什么不说话?离别的日子,相思涨满了秋池。疲惫的我走不出你当初回头的刹那。我走后的成都,天空还下雨吗?雨中的你是否将我牵挂。我走后的成都,天空还下雨吗?雨中的你,是我永远收藏的那幅画。

  白岩松:我还想邀请大家鼓掌呢?大家直接就鼓掌了。不要总以为驻港部队只有刚的一面,你看刚才这首歌里边,就很有柔情的一面。而且整个这个俱乐部刚才从大家的舞蹈,还有一天要换三四身T恤衫的这个过程,你就看出,虽然创造柔情的过程,却需要非常非常刚毅的一种品格。否则很难坚持。

  位于添马涧的驻港部队的总部大楼,本身是一个非常引人注目的建筑物。但是其实在它的周围也充满着一些变化。就在这个总部的东面,大家可以看到,这儿有一片空地,这片空地已经空很久了。在将近八年的时间里头,香港的老百姓,立法会,还有政府等方方面面的人士都在讨论,驻港部队大楼的这个东面这块土地到底是用做什么呢?去年,终于有了最新的结果。在2010年年底之前,这块空地将建成香港特区政府的大楼。也就是说目前还是空地,但是几年后您再来的时候,这儿将成为一个新的景点。

  解说:中国人民解放军驻港部队在香港特别行政区一共有14所军营。分布港岛、九龙、新界各处。最为特别的是,驻港部队军营内听不到嘹亮的军号声,操练声,因为香港地小人稠,军民又有晚睡晚起的习惯,部队不能扰民。每天早晨,一面五星红旗,在三个旗手的护卫下,在香港驻军的各个营区缓缓升起。红旗从旗杆底部升到顶端的时间是两分零七秒。

  当我们赶到新维(音)军营,虽然没有亲眼看到升国旗仪式。但是驻港部队仪仗队的战士们,正在紧张地操练着。这是除了北京国家仪仗队之外的第二支仪仗队。2004年8月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驻香港部队举行了1997年香港回归以来,首次公开阅兵式。而步兵营某连副班长孙兆勇,就是仪仗队队中的一员。

  中国人民解放军驻香港部队九连副班长 孙兆勇:基本上是风雨无阻。因为我们不能预定的就是阅兵那天会有什么样的天气,所以我们每种天气都要适应。我轻了大概有二十二斤。十一公斤吧。叫磨起老茧。然后老茧再磨透,很厚的老茧,慢慢地磨透,再起一层老茧,然后再磨透再起一层老茧。有的时候,很多老茧就是一层一层的。

  解说:这里是驻港部队的石岗(音)军营,2004年的公开阅兵式就是在这里举行的。当我们到达这里拍摄的时候,石岗军营的战士们,正在为迎接香港回归十周年的阅兵式紧张地训练着。从他们的口号中,仿佛让我们看到了2004年的8月1日。

  8月1日,香港艳阳当头,天空澄净。临时搭建的看台上,前来观看的香港市民达到了四万人。上午9点30分,三千多名来得各军种的驻军官兵开始接受检阅。他们分成9个徒步方队,两个装甲车方队和4个直升机编队。而孙照勇所在的仪仗队,是第一个走到主席台接受检阅的方队。

  孙兆勇:那段路也不敢想其他的,想的就是标齐,标齐,千万不要突出,也不要掉队。千万不要出现什么问题。因为我知道,周围有很多首长,还有很多市民在看着我们。那时候就没有时间去想其他的。精力就在标齐上。

  解说:其实,仪仗队在主席台前接受检阅的整个过程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也许是这个过程太短暂。当孙兆勇回到阅兵村的时候,他才缓过神来。

  孙兆勇:当时就哭了,想了一下这一百多天,自己经历的一些场景,那时候就像放电影一样在自己眼前,那会儿就坐在那里,什么也不做,就坐在板凳上。就在想。有很多人就跟我一样。谁都不说话,就坐在那里。能够顺利地完成这次任务,应该说是对得起自己所付出的汗水,那个时候,所有的经历在回想,非常地自豪,非常地光荣,那会儿感觉非常非常地光荣,也非常非常自豪。所以那种感觉下就流泪了。

  解说:2004年的八一公开大阅兵,香港各界对这次大阅兵给予了很高的评价。有人评价说,这次阅兵式驻港部队不仅向香港市民展示了维护香港繁荣稳定的强大力量和坚强决心。也进一步增加了驻军与香港市民之间的理解和感情。

  白岩松:我现在是在驻港部队的新围营区,在我背后的操场上,驻港部队的仪仗队,正在进行紧张地操练,去迎接7月1日到来之后的各项活动。十年,岁月在变,我背后的仪仗队里的小伙子也换了一茬又一茬,但是他们每一次亮相都会赢得掌声一片。十年,不管是对于驻港部队来说,还是对于香港本身来说,都是一个新的起点。相信在这个新的起点上,将会有更多精彩的新的故事上演。

  张羽:看到当年曾经见证了那些历史的地方,也许会勾起您的一些回忆。白岩松告诉我说,重新站在当年那些历史的地方,他自己也会产生一种和历史对话的感觉。十年的时间如白驹过隙,正是一个个瞬间组成了历史,也决定了未来。在明天的节目里,岩松看香港,将带我们去体会一下香港这个繁忙的大都市的交通状况,请继续收看。好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再见。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本港开奖直播| 白姐龙虎霸铁算盘| 天一图库总站印刷网| 香港挂牌全篇历史记录| 澳门香港挂牌信封彩图| 曾道人独期大预测| 香港特区总站同步开奖| 周天师平特一肖大公开| 刘伯温最准单双王资料| 香港财神彩神网站|